对话艺术史学家弗雷德·克莱纳:如何解读艺术,关于它的学习在当今社会为何依然重要? _715a资讯

对话艺术史学家弗雷德·克莱纳:如何解读艺术,关于它的学习在当今社会为何依然重要?

来源:好奇心日报 发布时间:2018-03-21 23:00:34    览浏字体: [打印] [关闭]  

古罗马皇帝图密善(Domitian)铸造的钱币。图密善遇刺后,铸有其头像的钱币被销毁,在一些叙事浮雕上,他的头像被替换成了继任者涅尔瓦的形象。图片来源:Wikipedia

Q - 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
K - Fred S. Kleiner

Q:《加德纳艺术通史》已经修订到第十五版,为什么需要如此频繁地修订?

K:知识每年都会更新。我需要更新很多最新的信息,需要扩张课本的内容,不断加入新的艺术品。50 年过去了,艺术史也就多了 50 年的内容。我也知道,无论中国学生还是美国学生,都对当代艺术十分感兴趣。这是我们坚持加入当代艺术的原因。

Q:有哪些新加入的艺术家呢?

K:我确定有很长的名单,我可能需要把新旧版的书摆在一起对比才能告诉你完整的名单。现在的这本书有了更多的女性艺术家和少数族裔艺术家——在美国我们称为 minority,像是拉丁裔、亚裔等等。所以这一版是更具有代表性的。

但即使是老版已有的内容,有些东西也改变了。比如著名的庞贝古城,我们都以为庞贝市中心是在公元前 250-150 年建造的,然后罗马人征服了这座城,但这座城并未改变太多。最近的研究发现,那些本以为是市中心的建筑直到罗马人来了以后才成为主要建筑。我需要修正这些知识,哪怕这是两千多年前的艺术。每隔四五年,我就会更新一次这本书,(这项工作)让我十分忙碌。

Q:这本书的初版是九十多年前的事了,您是如何加入这个历史悠久的计划的?

K:啊,我可以和你们讲讲这本书的历史了。还挺有趣的。20 世纪早期,也就是差不多 100 年以前,美国的艺术史书只记载美国和欧洲的艺术,没有人研究全球艺术史。贡布里希(E. H. Gombrich)的《艺术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

率先提出全球艺术史这个概念的是一位名叫海伦·加德纳(Helen Gardner)的女性,她在芝加哥的艺术机构任教,非常有名的一个艺术机构。但因为她是女性,他们从未授予她教授的职位。那时候的世界完全由男性主宰,艺术史领域也是如此。她写了第一部全球艺术史,取得了巨大成功。当时是 1926 年,书的最后一章是毕加索和克劳德·莫奈。此后她又多活了 20年左右,写了这本书的第二版和第三版。她去世以后,出版商拥有了这本书的版权,就雇了很多学者来更新它。我是从第十版开始接手的,他们 1990 年邀请我来做这个,1995 年修订出了第十版。

这是个挺有意思的故事:其实我没有主动提出来做这件事情,是他们来找我的,有一天出版商找到我说,两周内他会来波士顿,可以一起吃个午饭吗?我以为他们来找我吃午饭是要向我推销他们的书,我就说不用了,但你可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后来他真的来了我的办公室,一开始我们闲聊了一阵,后来他说,“我来这里的真正原因是,不知道你是否愿意成为《加德纳艺术通史》的合著者?”我如实回答:“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想过撰写教科书。”我又问他,“你们最快多久需要我的答复?”他说:“一个月。”我在第29 天答应了他。后来这就成了我的主要工作。

超现实主义摄影师曼·雷(Man Ray)1926 年创作的影像 “Black and White” 去年被 NARS 用在了产品的化妆盒上。图片来源:wikiart.org

Q:今天,博物馆与美术馆得到了很多投资,人们也对这些艺术场所越来越感兴趣。但另一方面,艺术史书籍仍然很昂贵。艺术史依然是少数精英学习的学科吗?

K:嗯……不,我不觉得。你可以说,艺术史属于精英阶层是因为他们有闲暇时间去逛博物馆。但在美国的每个学校——不论是名牌学校还是工薪家庭的孩子上的学校——都可以学到艺术史。在美国,你永远不可能只学习艺术史这一门学科,英国的大学才这么做。这里的每个学生都需要学习各种科目。就算你打算研究艺术史,你在大一的时候还是要学英语文学、化学、生物、外语、经济这些学科,我们叫它 liberalarts education(博雅教育)。同样,对于非艺术史专业的学生来说,他们也需要上人文学科的课程(Humanities),包括哲学、古典学、宗教学、艺术史、历史等等。虽然只有一小部分人主修艺术史,但医学生、法学生、计算机学生也会接触到艺术史的内容。

是,艺术史教材是很贵,但它还没有到学费那么贵。美国大学的学费非常贵,一年的学费超过了很多人一年的收入,如果一个家庭有几个孩子,那更加困难了。相比起来,教材的费用并不需要担心。另一方面,我们也在试图缩减教材费用,比如我们采用电子版教材,能省下一半左右的钱。之后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电子书,不过个人来说,我是很喜欢纸质书的,理想中的书应该是中世纪的那种全手写的书籍。

哎,从纸质书到电子书总归是人类的进步。当我两周前在洛杉矶参加一个北美的艺术史学术会议时,我遇到了一个尼日利亚的教授,说想要使用我的教材。问题是,把教材运过去很贵,时间也很长,等他们收到书了,学期都结束了,所以我建议他使用电子版教材。他就问我:“你是不是没去过尼日利亚?”我说是。他说:“你不了解我们那里,供电和网络都极其不稳定,所以我们没办法用电子书。”这的确是个很大的问题,希望有一天可以解决吧。中国是很幸运的,大多数人都生活在网络世界,也有电子设备,所以你们有机会接触到很多信息。当然,你需要使用一些技巧来访问部分网站。

Q:你刚才提到了博雅教育,具体来说,这种教育有何重要性?

K:嗯,我得说(博雅教育)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现在的学生们有一些错误的观点。他们总是认为,如果你想成为福特汽车公司、IBM 这种企业的老板,你需要学习商科、金融之类的。但如果你去查美国五百强 CEO 所学习的专业,你会发现他们几乎都是学的历史、政治科学、文学等。因为这些学科才是教你如何思考、如何创意思考的学科。

拿我的儿子举例,他在华尔街上班,主要从事投资工作。但他大学学的是历史专业,之后硕士去的哈佛商学院。他告诉我,他的同事几乎都是学习金融的,但每次要给客户做报告的时候,他们总会让他去做,因为他知道如何使用恰当的语言,如何做好公共发言。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成功企业的老板都来自博雅教育背景。但很难说服学生相信这一点。今天的学生过度地奔向科学、商科这些领域。20年前,美国学习艺术史的人应该是现在的 2 倍,现在学习经济的学生数量可能是那时候的 4 倍。至于计算机——那时还没多少人学习计算机呢。

Q:你会如何说服艺术史学生去上计算机课、科学课?你觉得这些课程对他们来说是重要的吗?

K:不,我认为让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上一些人文学科的课程倒是必要的,帮助他们成为更好的公民。但我不认为……我也用电脑,就像你们一样,但我只知道按哪个键这类基本操作,也不知道更复杂的东西了。我们现代人不知道如何使用手机和电脑是没法活下去的,但我们并不需要懂得如何设计一台电脑。在美国,艺术史这门学科在成人教育领域是很受欢迎的。一些人毕业了,工作很多年了,有一些闲暇时间,又想回到学校学一些新东西。没有人回学校继续读化学或者生物,艺术史反而变成了最受欢迎的学科。他们后悔从前没学到这些,因此感到空虚,想要填补。我就不会因为大学没有学经济而空虚,人文学科使我充实。

Q:您十五年前就来到了中国,在您看来,这十五年来中国的艺术史教育发生了什么变化?我们有哪些进步?还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

K:最大的改变是,当我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学校里的教授都是文革时代的学生,他们并没有机会接触到西方文明或西方艺术。所以他们如果很想教西方艺术,就只能自学,或者是留洋国外。我不是要批评他们,但这是事实:当时,即使是老师,(艺术史方面的)知识基础也实在太差了。

15 年后的现在,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是真的跟着一些有知识的教授在学习的。他们教的东西也更加权威。很多中国年轻人的英语也很好,他们有机会看到从前没机会看的(英文)书。中西方的学术交流也越来越多,艺术史领域现在进步真的很大。当然中西交流的扩展也和中美建交、尼克松这些历史原因有关。我自己是很相信国际交流的力量的,我相信它能促进教育的发展。

事实上,我觉得如果所有的政府都是学者掌权,我们根本不会有战乱。因为学者们总是关心知识,也愿意分享,这种分享并没有政治边界。我在美国,也不会老是有人和我讨论喜欢中国政府还是美国政府。我觉得学者对世界和平真的做了很大贡献。还有——不要把这个写到文章里去——我们美国现在有一个很糟糕的总统,总是说中国不好,是我们的敌人,在我看来都是胡说八道。很少有美国人去过中国,或者认识中国人,所以他们把特朗普的话当真。但每个去过中国的美国人都不会这么觉得。

Q:那如果我们想进一步发展艺术史教育,我们该怎么做?

K:嗯,我认为——当然美国也是这样——首先要有更多资金,这样学生才有机会出国接受教育。我认为,一个典型的中国大学生,即使是学习西方艺术的大学生,可能也没有在美国和欧洲学习的经历。如果有更多资金来支持他们外出学习,会有很大进步。

其次,你们需要建设好你们的图书馆。因为文革的缘故,西方艺术的书没有被引进来,现在就是买这些书的时候,不过这也需要很多钱。去年,我去西安美术学院当客座教授,我做了很多讲座,有一些学生向我提出要求,回美国的时候能不能帮忙找一些相关的电子资料,有一些书属于研究需要,但中国没有。我觉得这是个问题。

Q:(为了获得更多资金)首先得说服那些制定政策的人,学习罗马艺术是对学生有益的。您会如何说服他们呢?

K:啊,这会很难。但需要重申的是,我相信人人都要学习历史,不然他们只会重蹈覆辙。我倒不认为人们一定要了解罗马帝国,或者具体的什么事情,但我觉得人们对历史要有一个大体的认识,比如说知道战争为什么发生。罔顾历史是不利于当代生活的。我倒不觉得中国大学生一定要了解罗马艺术。不过我觉得唐朝艺术和罗马艺术之间的关系很奇妙——这也是朱老师(朱青生)的部分研究,我相信最终我们会找到其中的一种联结。

“去博物馆,带着开放的心态和对艺术的兴趣就够了。帮助理解是艺术策展人需要做的事情。”图片来源:豆瓣

Q:随着中西交流越来越紧密,许多国外艺术机构的展品在中国也有机会看到了。您觉得,人们去美术馆/博物馆参观之前需要做哪些准备?

K:这是个好问题。我的答案是:不用做任何准备。策展人才应该为他们提供所有需要的信息。只是把一幅名画挂在展厅里是不够的。每个观众都应该看到展品的具体信息。最好的情况是,像很多好的艺术机构那样,当你刚进入展厅,就能看到一个架子上面有展览宣传册。在浏览过程中你可以随时查看宣传册,一边观看一边学习。

所以我的答案是,去博物馆,带着开放的心态和对艺术的兴趣就够了。帮助理解是艺术策展人需要做的事情,不能要求观众在去博物馆之前还得看书学习。世界上有很多做的好的艺术机构,也有很多不好的。这不是中国和外国的差别。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是不是请得起优秀的策展人?有没有资金投入到策展上去?

Q:但很多策展人或者其他参与策划的学者都是在用很学术的语言写展览介绍,普通人很难看懂。

K:嗯,我理解。这又回到教科书写作上的问题来了。你得知道怎么为一无所知的读者写作,而不是为你的同事。这就考验你的技巧和经验了。策展人需要考虑他的定位:是将自己作为研究者,还是作为大众的老师?

本篇报道涉及到的人物:

Fred S. Kleiner,波士顿大学艺术史与考古学、伊特鲁里亚与罗马艺术教授,著有《罗马艺术史》(A History of Roman Art)、《加德纳艺术通史》第十至十五版等作品。1985 至 1998 年任《美国考古学杂志》主编。先后五届担任波士顿大学艺术史及考古学系主席。(据Boston University 官网)

Banner 来自:《午夜巴黎》/ 豆瓣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返回顶部